主页 > 奥秘杂志 >《李筱峰专栏》南投地名的故事 > 正文

《李筱峰专栏》南投地名的故事

《李筱峰专栏》南投地名的故事南岛先民的身影

南投县和其他各县市一样,原本都是南岛语族的天地。南投县境内的南岛民族分布,东区山地有泰雅族,其余地区以前遍布平埔族,包括洪雅族、巴宰族、拍瀑拉族,以及日月潭一带的邵族。从今昔地名,可以看到我们南岛先民的生活足迹。

今日的草屯一带,以前有洪雅族阿里坤(Arikun)支族的「北投社」,北投社原称 Tausabata 或 Tansa Bata(荷兰时代的户口表即有此记录),后来入垦的汉语族人摘其名称的后半 bata,音译为「北投社」;并且将位置在其南边的聚落相对称为「南投社」,这是「南投」名称的由来。不过,却也有另一说法,「南投社」是早期洪雅族的 Ramtau 社,音译为「南投社」,而在其北边的聚落,则相对应称为「北投社」(此北投社与台北的北投无关)。

今日的埔里,以前为邵族 Poli 社(埔里社)与泰雅族 Vairi 社(眉里社)的生活圈,清领时期曾称「埔眉番」,1788年(清乾隆 53 年)「埔里社纪略」中即出现有埔里社之名。由于受到中国闽粤汉语族移民的压力,台湾西部的许多平埔族(包括道卡斯族、巴则海族、巴布萨族、巴瀑拉族)纷纷于 1820 年(清道光元年)左右迁徙移入今天的埔里盆地。根据洪英圣的解释,这是许多平「埔」各社最集中的乡「里」。

平「埔」各社最集中的乡「里」

现今埔里有「爱兰里」,「爱兰」旧称「乌牛栏」,即平埔族巴宰族的「乌牛栏社」(原居于台中丰原)移居于此;埔里还有「房里」的地名,也是原本在苗栗苑里的道卡斯族的「房里社」族人迁居于此而得名。

埔里原本居住许多泰雅族祖先,由于西部平埔族人的移入,迫使部分泰雅族人往更山区迁移。今天埔里的「守城份」,是以前泰雅族人居住地称 Slna Lucos,是洗衣之意;埔里的「史港坑」,泰雅族称 Vare Valu,是芭蕉之意;还有「蜈蚣仑」,以前泰雅族叫 Pocao Larot,是食鸡之意,此地盛产鸡。

去日月潭游玩过的人,对「水沙连」之名一定不陌生。日月潭附近一带的鱼池乡等地旧称「水沙连」。17 世纪末(清康熙年间)以来,此一地带就有三十六社、三十五社、二十四社……等不同的说法。其中头社、水社、猫兰社、沈鹿社、埔裏(里)社、眉社,号称「水沙连六社」,其中前四社在日月潭周边,属于邵族(伊达邵)系统。日月潭旧称「水里湖」或「水社湖」,因为旁边有「水裏(里)社」。而水裏社又称「水社」,所以又称「水社湖」。现今去日月潭游玩的人都可以看到「水社」之名。

日月潭内有一小岛,原称「拉鲁岛」,是邵族祖灵安息的圣地,也是邵族信仰的中心。拉鲁即「祖灵圣岛」的意思。

日月潭西南边(紧邻鱼池乡)则有「水里乡」(原称「水里乡」,成立于 1950 年,旧称「水里坑」),亦源自水里社之名。今日水里乡有「社子」、「拔社埔」地名,皆可知原为南岛先民(一说可能是拍瀑拉族)的聚落。

水里乡西边的集集镇,原来也是属水沙连「番界」,「集集」出自 Chipu-chipu「集埔集埔」社之译音汉字而来。(另有一说,详后)

此外,中寮乡内有「番子寮坑」、「番子坞」、「番子吧」,竹山镇内有「社寮」,都可窥见南岛族群的痕迹。不过,「番」字的出现,也显示有优越感的汉语族人入此之后对原住民族的称谓,显示原、汉的族群交会互动。

从以上的地名,可以看到我们南岛祖先的身影。

郑氏政权的记录

1662 年国姓爷郑成功率军赶走荷兰人,进佔台湾。他虽然不久就过世,但其部将势力也来到南投。他的一位参军叫林圯,在郑经实施屯田制时,率领部属来到今日的竹山一带屯垦,垦成后称此地为「林圯埔」(林既埔、林屺埔)。这就是竹山的旧称。郑氏部将入垦竹山时,侵垦原住民土地,与原住民议和,设置社商休憩的草寮,与原住民交易,因此竹山镇内有「社寮」的地名。

郑成功因为被南明皇帝赐姓「朱」,人称「国姓爷」。现今南投县有「国姓」乡,即因郑成功的部将刘国轩追击大肚社的平埔族来到此地而得名。

清领时期移民拓垦的足迹

满清政府于 1684 年併吞台湾,18 世纪中叶开始有较多的闽粤移民陆续移民台湾,从事拓殖。进入南投的汉语族移民及其后裔,当然就出现了汉式地名,种类多样。

因地势地貌而称呼的地名

潮溼浸水烂泥之地,闽南语叫「湳仔」,这是「名间」的旧称。

山势形状像一只睡眠中的牛,被称为「牛眠山」;两山相对峙,犹如两头牛的牛角相斗对立,称之为「牛相触」(以上两处都在埔里)。

有许多牛粪的山坡地,被称为「牛屎崎」(在草屯)。

山坡上平坦之地,称为「坪子顶」(在鹿谷)。

原称「水裏社潭」的日月潭,是因为「水分丹碧二色,故名日月潭」(道光初年北路理番同知邓传安《游水里社记》的记载)。

因土地开发、营生作业、街市形成,产生新的地名

一大片山丘的菜园或田园,称为「大邱园」(在鹿谷)、「大丘园」(在中寮)。

广植匏子(闽南语称葫芦为匏子)之地方,建草寮守匏子之处,称为「匏子寮」(在草屯)。

烧木炭的工作地点,称「炭寮」(在名间)。

有砖窑的地方,称「砖仔窑」(在草屯)。

清初禁铁,后来渐开放,打铁业在多地出现,所以台湾很多地方都有叫做「打铁店」的地名。南投中寮也有叫「打铁坑」的地方,顾名思义,即有打铁业的坑谷地。

垦地开发后,出现在田地中央的聚落,就直称「田中央」(在草屯)

草屯旧称「草鞋墩」,此地位居南投县交通要冲,早年因盛产草鞋而闻名。有一说,此地为交通行经处挑夫行旅都在此换草鞋,丢弃的草鞋堆积如山,故称「草鞋墩」。

日月潭在建水库之前,原本就是渔产丰盛的天然湖,被入垦的汉语族人称为「鱼池仔」,这是鱼池乡的旧称。

集集、中寮都有「半路店」的地名,移民开发过程中在某路段中间形成之店铺街而得名。「集集」之名除前述者外,还有一说法,即将垦殖的收穫集中做相互交易生活必须物资的固定场所,故得称「集集」或「聚集」。

土地开发过程,经常合股出资从事开垦,因此地名常以「股」为名。又垦成之后,将其股份分得之土地再细分,后来在该地形成聚落时,常以某垦首分得之「份」为地名。这种情形全台到处可见,在南投也不少,如「十八股寮」、「六股」、「十四股」、「二十份」(在中寮)、「五份仔」(在集集),不一而足。

在二重溪东岸的一大片土地上,垦民筑寮形成许多聚落,有六寮、十八甲寮、后寮…,在诸多聚落居中者,称为「中寮」。

因行政建制,兴建防御堡垒产生的地名

鱼池曾称「五城堡」,因汉语族人入垦此地后,于道光末年(1840 年代)在新城、猫兰、司马垵、水社、铳柜等五个集中聚落外筑竹围防卫,故称「五城堡」。「铳柜」即枪砲之堡垒地。

埔里曾有「大埔城」之称,因 1875 年(光绪元年)设置「埔里社厅」,当时建土製城垣,称「大埔城」。

日本殖民统治的影子

日本殖民统治产生的地名,以 1920年(大正 9 年)因地方行政改制而顺势更改地名为最典型。例如:

「草鞋墩」,改为「草屯」。

「林圯埔」改名「竹山」,因这里竹林密布,故得名。

「鱼池仔」简化为「鱼池」。

「湳仔」以谐音改为「名间」,因为「名间」两个汉字日本读音为「なま」(NA-MA),与原来「湳仔」的闽南语读音非常近似。

此外,因产业交通而产生地名,例如,1914年(大正 2 年)为了埔里糖厂的蔗糖的运输,铺设埔里对外的轻便铁道,做为中继站的「车埕」,即因为是许多台车的休息、修理站,经常有数百部轻便人力台车停置于此,因此称此地为「车埕」,也成为木材业的运输重镇。

南投境内最具日本味道的地名,莫过于「川中岛」。川中岛不是真正的岛,而是位于今南投仁爱乡互助村,北港溪、眉原溪之间的台地,其中央地带又有一条族人称为「阿比斯溪」的小溪贯穿,因三条溪流形成「川」字,日人因此称之为「川中岛」。1931年雾社事件的遗族在日本当局的强制下移居至此,又发生第二次雾社事件。当地赛德克族人则自称「谷路邦」(Alan-Gluban)部落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南投地名的故事国民党统治的色彩

二次战后中华民国接管台湾,国民党政权擅长强调四维八德,德行教化,因此位于南投县东部的两个山地原住民乡就出现「信义」乡、「仁爱」乡的名称;在日月潭的邵族仅存的一支 BARWBAW 的部落,被改为「德化社」。

国民党强调中华意识,所以在日月潭中原来代表「祖灵圣岛」之意的「拉鲁岛」就被改称「光华岛」。直到 1999 年九二一大地震之后,该岛严重受损,经整顿之后恰逢民进党陈水扁总统执政,才恢复「拉鲁岛」的正名。

战后蒋政权搞个人英雄崇拜,全台到处出现以「中正」为名的村里及道路,南投的仁爱乡也有「中正村」、名间乡也有「中正村」、草屯有「中正里」....。

中国国民党败逃来台后,发誓要「中兴复国」,这种誓词也出现台澎金马各地的地名,所以南投有「中兴新村」。

有些地名的改变不一定有政治意义,纯粹是地名「雅化」,例如埔里的「乌牛栏」改为「爱兰」。

至于「川中岛」,因北港溪清澈的溪流,改称「清流」部落。虽无政治意义,但或许有「去日本化」的用意。不过现在「川中岛」与「清流部落」并用,也可见台湾社会的开放多元。

玉山名称的沿革,看到台湾史的缩影

山名广义而言也是地名。台湾的最高峰玉山,在南投县境内。本文最后就以玉山名称的严格来观察:

早期西方人称玉山为摩里逊山(Mt. Morrison)。

玉山是布农族与邹族的共同圣山。原住民族各族对它有不同称呼,布农族称之为Tongku Saveq(意为高大的山)、卡那卡那富族称它叫 Tanungu’incu、邹族称其为 Patungkuonʉ(意为发亮的山或石英之山),排湾族则称为 kanasi。汉语的「八通关」其实就是 Patungkuonʉ 的音译,所以「八通关」原指玉山。

清领台湾后,开始出现「玉山」之称,郁永河的《裨海纪游》已提到「玉山」,清康熙年间编篆的《台湾府志》记录:「玉山在凤山县。山甚高,皆云雾罩于其上,时或天气光霁,遥望皆白石,因名为玉山。」

日本领台后,发现玉山比日本本土的最高山富士山还高,于是称之为「新高山」。

二战后,又恢复「玉山」之名。

从玉山名称的沿革与变化,我们看到台湾的多元族群,也看到外来政权的嬗递更迭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南投地名的故事《李筱峰专栏》南投地名的故事以地名认识台湾
    作者:李筱峰出版社:远景出版日期:2017/12/27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

     
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