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图赏无人 >李明泉妙手搓香‧香火袅袅200年 > 正文

李明泉妙手搓香‧香火袅袅200年

李明泉妙手搓香‧香火袅袅200年椰脚街观音亭200余年香火不断,寺庙附近的一家手工神香製作店也历久不衰,现在80岁高龄的李明泉每天依然蹲坐在店铺五脚基,“陇西”红字牌匾下,以双手搓出一根根神香,平添这个古迹区的活色生香。谈起昔日情景,80高龄的李明泉尽管遗忘了许多往事,但是制香岁月仍历历在目:“我制作神香全靠观察得来,而能够掌握这项本领,也全因为我对于动手揉搓神香的兴趣。”李明泉在二战结束,日本蝗军撤出马来亚后开始了他的制香生涯。当年他制作的神香是一般家庭主妇使用的传统细长条状神香。后来才将兴趣逐渐转移到既考功夫,又消耗精神体力的龙香制作。李明泉年轻创业时,还聘请了数名员工大量制作神香。早期的李明泉以製作细香及每逢节庆大典燃点的龙香为主。“以前的人製作龙香非常考究,不只有龙为首,香身还装上八仙、观音、福禄寿等玩偶。现在的手艺就比我们以前逊色很多。”脑筋灵活自创迷你神香基于健康理由,李明泉20年前已停止製作龙香及细香,当年製香的房子也被杂物占满。然而,他并没有退下来。脑筋灵活的他10年前自创独家手製的迷你型神香。他所制作神香尺寸,可以从最小的4寸长到最大的6尺高,神香还可以配上祝福语或图饰。除了受本地顾客欢迎,慕名而来的金髮碧眼游客也偶有光顾。为了同时满足不同人的需要,他还在一些神香上写上“长寿富贵”和英文“Longevity”,或“大吉大利”和英文“Good Luck”等字眼。现在李明泉已变成当地的传奇人物,每天总有一些游客闯进他冷僻的小巷里,见识他的制香功夫。“No buy no problem, you happy I happy.”是李明泉经常对游客说的笑话,反映出他的乐观性格。他说,每年大约有600人来参观,而他也一人送上一根香做纪念。他现在依然每天清晨5时起身,每天工作10多小时。问他打算做香做到几时,他笑说:“就做到我的最后一天。年纪大了,不能想太多,能做就做。比较遗憾的是没有年轻人肯学制香,我一直找不到徒弟。”槟城乔治市申遗成功之后,李明泉的古老手艺更弥足珍贵,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要求州政府协助他把制香手艺发扬光大。“前任巴当哥打州议员邓章耀曾答应我,要在观音亭旁替我设立一个摊格,好让我更接近游客。但是现在换了政府,此事不知是否还能成行。”李明泉的店铺躲在偏僻小巷,不熟悉环境的外国人一般难找到他的店址。加上附近卖香商贩恐怕影响到本身生意,竟然有人在游客问路时,自私地告诉他们:李明泉已经退休,令他们失望而返。苦恼没有接班人李明泉的店铺位于僻静的慕达巷,儘管观音亭的信徒游客络绎不绝,但这条与观音亭只有咫尺之遥的小巷却隔绝了外头的热闹。当记者抵达时,李明泉正把檀香粉、沉香粉和黏粉(被磨成粉末的各类木屑)与水混成一团黏糊状。“任何的制香过程都必须加入黏粉,这是因为檀香粉本身没有黏性。但如果加入太多黏粉,制作出来的神香可燃度很低。”他一边捏起糊团涂抹在细条状的竹枝上,一边说:“若树干在晒乾的过程中被雨水淋湿,所磨出来的黏粉就会逊色很多。每包檀香粉的质素不一样,要準确拿捏两者之间的份量,就要看制香者的经验了。”说着说着,李明泉就完成了数十支香的雏形。看似简单的制香环节,其实蕴含了他数十年的功力。目前神香皆在工厂大量生产,或从中国廉价进口,像李明泉一般用手把神香一根根揉搓出来的生产方式已不复见。因此,李明泉的屋子周围经常都围满好奇的游客,观察这位老师傅如何“变”出一根香。神香价格高外国进口上等材料也许幼细的神香平时不会引起注意,只不过在拜神祭祖时,人们藉小小一根香烧成灰烬,对异度空间的神明和先人表达诚敬和缅怀。李明泉独家制作的香,即使价格比普通神香高10倍,还是不乏买家。这是因为他所使用的香粉用料都是上等佳品,大多是从澳洲、欧洲、印度进口的檀香和沉香。“我大多以檀香粉、沉香粉和黏粉混合在一起制香。”另外,他也制作甘文香味、纯檀香味、纯沉香味的神香。这些木材磨成的粉末,售价并不便宜,尤其是印度檀香粉,每公斤就要625令吉。”本地顾客多数向他买香来膜拜神明,他们认为散发真正的檀香,更能显示他们的虔诚。游客则认为这种完完全全以天然木粉制造的香,可增添家居情趣。他的创意制作吸引了不少本地和外国游客在游览乔治市时,慕名前来造访他的工作坊,观察他如何制作神香,同时趁机与他合影留念。/副刊‧报导:王义展‧2008.08.30

相关阅读